C-bone

可燃垃圾一箱☆
人外狂热
本命花京院(雷花右)雁夜(亲情向only)兰斯洛特(雷兰左,bg除外)
又洁癖又挑食活该住北极圈
好像还有点同担拒否
诚信征友中(你征的到吗……)

我居然今天才知道我的生日就是第三部启程的日子……哇真是

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上课摸鱼,就随便凑了个九发下

后面有一点人外

本来早就爬墙了结果被五部动画一拳打回坑底,福葛真可爱我现在就要看小镜子战福葛主场(大叫)

暹罗猫猫兰☆
黑皮眼镜真的超戳我
进步了的smdrr太棒了(流泪)
我激情跳楼

暹罗猫兰是之前微博上看到的梗x(刚忘写了补一下)

人外预警
花了一周终于画完了
私设高文是钢笔龙家唯一一只毛毛龙
大概是龙骑士和龙的感觉?
总之就是个脑洞吧
(画完才觉得我画人真不行,果然还是只会画人外x

【高兰】Vary

兽化预警
半夜瞎写短打
因想吸人外而写出的沙雕文,顺便表白chiamo太太的人马兰
迦勒底各位的灵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出个错的☆

兰斯洛特醒来时有些昏沉,昨日因刚结束在电子之海的苦战,回到迦勒底的众英灵几乎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解除武装便到头就睡。枯燥费力又不得休息地在SA.RA.PH各处收集樱硬币,樱纸币,就算对强壮的骑士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
兰斯洛特因头晕扶着自己的额头,眉头紧皱。他随后摇了摇头,甩去纷杂的思绪,一边抱怨着自己怎么会睡在地板上,一边用手撑着床准备起身——
“!!?”就在他试图用双脚站立的那一瞬,身下这新的躯体完全不受他控制,直接左蹄绊右蹄摔了下去。
刚一直闭着眼没有感觉到不对,现在才发觉自己成了半人马的兰斯洛特可是只惊无喜。但对于习惯了迦勒底那时不时要出点错误的灵基的英灵,也不算是难以接受。“现在按理说我应该去找达芬奇女士或者御主”兰斯洛特横躺在地上“但我觉得我得先想办法学会走路…”
我们的兰斯洛特卿体会到了初生的小马驹学步的苦痛。这可不是多对耳朵多条尾巴的事,兰斯洛特足足多了一个身体和两条腿。好在兰斯洛特的四足不似初生的马驹那样无力,手扶着墙壁,四足虽然还在颤抖,兰斯洛特也还算是站了起来。
正考虑着要不要拿阿隆戴特当拐拄着出门,兰斯洛特自己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请进。”兰斯洛特说着还硬是停下了自己四足的颤抖,正立在房间里。
咕哒子随即刷了通用门卡进了门,兰斯洛特黑色的内衬和洁白的马身形成的对比还让咕哒子在进门的时候愣了一下。“天哪又一个重症的”咕哒子上下打量着兰斯洛特“需要帮忙扶着吗兰斯洛特,之前阿周那不让人去扶结果走两步就摔”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他现在可是光站着都有些危险,同时他也对刚御主提到的阿周那的情况好奇了起来。
咕哒子见他同意便跑了出去“那你在这等一下,过会你直接去达芬奇亲那里!”玛修已经在工坊那里了,咕哒子想着是否要先去找没被影响的高文,可转念一想,人马嘛那当然是…
“喀戎老师!找你帮个忙!”咕哒子叩响了喀戎的房门。
接着兰斯洛特就在高文的搀扶和喀戎的关于应该怎么人马的走路方式的演说中走向达芬奇亲的工坊。
兰斯洛特不习惯新的走路方式,时常走错位要摔倒,高文的任务就是在这时帮他稳住身形。
高文看着兰斯洛特的马躯,白马那富有光泽的皮毛让人有一种想摸上去的冲动。
‘好滑…’高文的手指在马背上抚摸,指尖滑过那有绸缎般光泽的短毛。明明同样是马,兰斯洛特的触感却与生前自己所识的马匹略有不同。
于是他又多摸了两下。
高文摸得他自己是开心了,兰斯洛特却是苦恼了起来,碍于喀戎还在旁边,只能佯装不察。
等到高文摸够了马背,开始把手伸向马尾。一直注意着高文动向的兰斯洛特压下了给高文一蹄子的冲动,转头瞪了下高文,但他那羞红了的脸直接剥夺了他仅存不多的威慑感。
高文见此景况直地笑了出来,那如阳光般光辉的笑颜使得兰斯洛特越加受不住,耳尖也开始泛红,只得扭头向前不再理睬高文。
高文也乖乖停手,专心帮忙顺便时不时再在马背上摸两把。
等穿过长长的走廊到达,学习能力过人的英灵已能够用新身躯自由移动。完成了任务的喀戎则表示自己还有别的事然后就先行离开了。
达芬奇的工坊还挺热闹,这也体现了这次事故的影响规模不小。
咕哒子和玛修正和达芬奇亲在说话,见兰斯洛特到了,咕哒子径直走来,玛修顿了下也立马跟上。
“这次是因为召唤了杀生院的缘故”咕哒子开始解释,还看了下一旁正和其他男性英灵谈笑的“罪魁祸首”“因为第一次召唤有作为beast的侧面的英灵,结果好像导致迦勒底系统出了点问题”“beast(职介)和beast(野兽)根本不是一个意思啊前辈”“所以说是不明错误嘛”
兰斯洛特和高文就这么看着玛修和咕哒子开始互相拌嘴。
“嘛总之现在就是先把出了问题的英灵集合在一起”咕哒子重新说起了正题“达芬奇亲已经在全力抢救这个系统了,你们就先在这等一会吧。”“应该很快就可以得出解决方法的,所以请安心兰…爸爸”玛修犹豫了一下小声地改了口“那我们还要去看看其他英灵,就先走啦!”橙发的少女说着拉起紫发的后辈蹦跳着往长了犬耳犬尾的库丘林们那里去了。
兰斯洛特刚面对玛修时还是有点忐忑的,好在没有发生什么,玛修还关心了他。
高文拍了拍保持一个姿势傻笑着的兰斯洛特,并示意他一起坐在墙边。但突然想到自己的同僚现在好像没法这么做,兰斯洛特却笑笑用马的方式坐了下来。
高文和兰斯洛特并坐在工坊的一角,不远处下半身是黑豹的阿周那正趴着对长了鹿角的迦尔纳发出威胁,奈何就算是肉食对草食,职介压制还是让其无从下手,长尾巴有下没下地拍着地板表示着不满;长了犬耳犬尾的库丘林们坐在一起,咕哒子和玛修正尽力安慰着他们“狗没什么不好的”“汪酱很可爱的”;蛇尾的清姬躲在暗处观察着咕哒子,玉藻猫围着围裙发着甜点“她们这算是有变化吗”兰斯洛特不禁吐槽道,尾巴左右甩了甩;贝狄威尔带着兜帽怀里抱着变成了saber lion alter的saber alter,随着小狮子的闹腾帽檐下的兔子耳朵露出了一部分…
“好久没这么热闹了”高文说着,靠在了兰斯洛特背上,柔软的金发刮擦着马背使兰斯洛特一惊。出于报复,兰斯洛特接下了话题“是啊,上次还是性别转换的那次,自己变成巨乳的感觉怎么样啊高文卿”“其实挺好,卿没有性转真是太可惜了”高文从容的接了下去。兰斯洛特见目的不成,又暂时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得愤而观景当做无事发生。
高文的卷发和他披风上的毛领都是那样的柔软毛茸,蹭在兰斯洛特的背上让他有种吸到了猫的舒适。
“说起来,卿现在这样应该能载人吧”高文提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兰斯洛特刚那种恬静的舒适感顿时消散殆尽,“马一般来说是不会想载猩猩的,关于这点我觉得卿的坐骑深有感触”兰斯洛特微笑着回答了他的问题。
“也就是说可以是吧”高文显然忽略了刚才听到的话。
“好吧如果明天还没有变回去的话就让你试试”兰斯洛特的攻击二次失败了,只得认命好好回答,但他相信达芬奇女士是不会给高文这个机会的。“但你不许穿盔甲”他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
等了一会没有回音,兰斯洛特转头一看,高文已在靠他背上睡着了,毕竟他是电子之海的主力而且早上还被拖起来帮忙,劳累是不可避的。
兰斯洛特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没有吵醒他只是放任他在此休酣,当然后来兰斯洛特因为久坐结果腿麻的和没有一样就是后话了
——————————————————————
“万能的达芬奇亲找到解决方法啦☆现在开始逐个改正灵基,大概三天左右就能全员恢复了!”
达芬奇的广播是傍晚发送的,这时所有出错英灵都已经检查完毕允许回房了。待在房间里的兰斯洛特听到这一广播,在担忧自己明天的同时并思考着能不能让达芬奇把自己的修复提早一点。

朋友委托
金属质感是真的难画x

一点摸鱼(躺